加拿大潮商会

加拿大潮商会


地址
250-8260 Granville Avenue,Richmond BC V6Y 1P3
電話:
001-604-370-1828
E-mail:
canadachaoshang@gmail.com

潮汕人文

潮汕概述

作者:haojun512时间:2013-05-04


  潮汕,指廣東三大漢族群落之一——潮汕民的集聚地區,因歷史原因,海內外人士習慣于將潮汕一詞稱之謂“潮州”(即原潮州府)。

潮汕定義
  另潮汕也不單指“潮汕地區”這一概念,因為“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潮汕人愛行闖天下的個性使潮人遍及五湖四海,故有“三潮汕”說,即“本土一個潮汕,海外一個潮汕,海內又一潮汕”,而恰巧三個潮汕的人口也都在一千萬左右,但無論幾個潮汕,本土潮汕始終是數千萬潮人根的所在,夢的歸宿,而海內外難以計數的潮州會館(同鄉會)正是連結這一血濃於水的親情的驛站。
  無論是現代的還是傳統的,本土潮汕上文所述兩種劃法皆指狹義上的潮汕地區,潮汕本土的幾種歷史界定將在“潮汕”詞條做詳細介紹,而本詞條通篇所述內容也是按狹義上的潮汕地區展開的。


地理位置
  潮汕,位於我國東南沿海廣東與福建的交界處,歷來為粵東、贛東南、閩西南的商品集散地中心,而潮人卻自嘲為“省尾國角”。其三面背山,一面向海。境內雖有富饒的潮汕平原,但生存不易,常有颱風與地震威脅,(如1922年8月大颱風,1969年的VIOLA大颱風與1918年南澳大地震,無情的大災難給這片肥沃的土地留下了難以抹平的傷痕),加上本土歷來地少人多,總面積僅一萬餘平方公里,人口卻達1400余萬,人均可耕地遠不及三分田。
海洋精神
  危機意識一方面“培養”了潮人的精細耕作,有“耕田如繡花”之美稱,一方面也激發了潮人出海闖蕩的精神,而這兩者的結合便成就了潮人的海洋精神:“敢闖能略,謹慎精細,務實勤儉”的海洋精神,這

人文潮汕
傳承不息的精神使潮人贏得了世人的認可:潮汕商人(潮商)為古代三大商幫之一,上世紀初至今被海內外媒介稱為東方猶太人,至今潮商仍是華人最大的民系商業團體,而以“勤儉拼搏”享譽世界的“四大民族商團”——華人商團,正是久遠濃厚的潮汕商業文化所代表、所體現的。
  潮汕不止是商業翹楚的沃土,更是自古潮汕英才生長的“海濱鄒魯”,其本土文化獨特,屬於中華文明的一支亞文化(閩南文化不屬於潮汕文化,潮汕文化也不屬於閩南文化),是一塊“十相留聲”的神奇土地,是宋“前七賢”、明“後八俊”以及數千萬近現代潮汕英才的搖籃。

熱血潮人

概述 
  “潮汕人不喜歡打工,有了小小本錢,就開始想自己做老闆”,與其他商幫相比,潮人有著更強的“老闆”意識。這種冒險精神在潮州人的文化中可以得到印證。潮諺有雲:“餓死不打工”、“工夫大大只度生,生意小小會發家”、“識字掠無蟛蜞”(意思是指循規蹈矩、照書行事者反而幹不好事情)都是鼓勵人們拼搏冒險。這種文化沉澱充分佐證了潮州人血液中流動的冒險因數。

潮人國際背景
  他們被稱為“東方猶太人”,他們中的潮商是中國傳統三大商幫之一,他們曾被指一年的財富產值相當於四個浙江省,他們的潮州會館及潮州商會遍佈五洲四海。然而,潮人不同於借助媒體宣傳而戴上“東方猶太”的溫州人,亦不同於客家人自我標榜的精神慰藉。東方猶太人的背後有著一段讓人汗顏的類似西方反猶排猶的排華運動:上世紀初,泰國國王Maha Vajiravudh署名Asavabahu將境內以潮州人為主的華人對比猶太人:借此說明潮人人數少但吃苦耐勞善於經商,並掌握著其經濟命脈,然而,這篇貌似誇讚的文章卻另有企圖,其字裏行間充滿敵意,對往後南洋地區長時間的排華運動產生莫大影響。其雖沒對泰國華人造成太大傷害,但遍觀南洋,整個東南亞地區充滿了血淚的排華運動,翻開歷史令人不忍卒讀,扼腕不已的如印尼的“排華運動”,柬埔寨的“排華運動”,越南的“排華運動”等。臺灣著名歌手侯德健曾有一首歌叫《潮州人》,它記述了潮州人在越南的“排華運動”所遭受的苦難。

潮汕古韻 
  人,總歸招人嫉恨,這也是歷史以來血跡斑斑的排猶運動的導火索,東南亞的“排華運動”有著相似的原因。大家都反猶,猶太人內部就更團結,對猶太的傳統就更保守,更珍重,因而,猶太正教(Orthodox Judaism)也是今日世界上最保守的宗教之一,他們有的保守到要搞多妻制的程度。在團結保守等方面,潮州人並不見得會遜色於猶太人,這也是一些充滿偏見和敵意的外人一直“詬病”他們的地方。
  而縱觀網上評論,尤其是網易新聞,只要稍微可能跟潮州人有關(甚至有時僅僅是因為主人公有一套功夫茶具),你就可發現當中各類捕風捉影栽贓嫁禍的用語抑或歹毒攻擊、妖魔化潮州人的評論。然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你常會意外為何幾乎沒有潮州人對此進行反擊,其原因就在於他們早就習慣各種無稽的是非排斥,再者則是因了其低調務實的性格特點(詳見後章)。
  早在1907年,廣府名人國學保存會創辦人之一的黃節在其出版的《廣東鄉土地理教科書》上,不經思慮便引用了某位居心叵測的傳教士的一句:“客家與福狫,非粵種,亦非漢種”,意即河洛民和客家民不單不是嶺南人,連漢人都不是,為此客家人與廣府人打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筆墨官司,客家學也由此顯端。而作為河洛民系(河即黃河,洛即洛河,河洛即指古時中原一帶,但傳教士與黃節卻說中原人的後裔反而不是漢人,這種貽笑大方的言論是十分滑稽的)之中堅力量的潮州人對此蔑視言論根本就不屑一顧,你吹你的牛皮,反正你一個手指指著我三個手指卻指著你自己,隨你詆毀吧,我繼續賺我的錢,務實不無聊。
  綜上所述,做為廣東少數派的潮州人很多時候由於背負著的是非要遠遠大於褒美,他們有成績時人家看不到,但一旦做錯了,就會被狂妄無知的外人無限放大,所以在種種“憤憤不平”的言論中,潮汕人雖精明能幹,但由於缺乏猶太人的宗教信仰,而單靠其潮州文化來維繫,即便現實中他們隱隱有著自己的宗教--德教,但這宗教如今也只能在東南亞一帶找尋到確切蹤跡。另外在當今漢文化語境大一統的背景下,潮汕本土經濟的相比低迷,多少造成了潮州人的或自大或自卑。自大者仔細對比研究後認為潮州文化更為出色,而少數狹隘的自卑者卻認為潮汕過於保守,弊病頗多,讓他們無辜受累,因而在外竟不敢承認自己是潮州人。
  至於在生死刹那,希望渺茫之時刻,信仰缺失的國人唯有求各路神仙保佑。而這也一直是一些潮汕知識份子為其解釋的一個理由,他們認為在信仰缺失的國度裏,在外人看來是屬於迷信的事物,他們認為這僅僅是潮人的一種民間信仰民俗而已。這些民間信仰民俗一方面如宗教起著教人為善的作用,最明顯就是這地區的各類潮汕善堂;另一方面也傳承了不少潮州文化。比如在地方戲劇日益消亡的今天,潮劇卻因為民間信仰習俗的需要,依舊蓬勃發展。當然他們也意識到其中的一些鋪張浪費,也在試圖求變。另外對於廣府的“飄色”可以擺上宣傳臺面,而潮汕的“營老爺”卻受到宣傳打壓,讓他們感覺應該求變。畢竟潮汕知識份子在對比外國民俗如日本的抬神輿中,總覺得缺少包裝色彩的舞臺。
  而在宗法制度的薰陶下,在金錢本位的氛圍下,或許我可以不負責任的說,他們更像是一個無政府主義的族群,他們也是一群隨機應變小農意識的現實主義者,他們信奉的是自治。如最具特色的潮州善堂是他們帶有民間信仰色彩的自治慈善機構。在這種社會背景下他們甚至嘗試用善堂模式發展教育醫院等等,他們也把這些模式帶到國外,如泰國新加坡就已取得非常大的成就。而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甚至嘗試從風水的角度來治理鄉村的環境污染。只是在國內現時語境下,種種的想法受到了限制。
  無政府主義表現在民眾當中有時會體現出不信任政府,這也是他們以前很少從事政治活動的原因,而這就是他們區別于其他商幫,如政商結合的徽商與浙商的一個重要標誌。然而只要威脅到他們的切身生存,他們就不會再做沉默,而是奮起反抗。如明清閉關鎖國中嚴厲的海禁,使靠海上貿易為生的潮州人無法營生,潮州大海盜無奈應運而生,這便是潮汕本土知識份子筆下的“潮州武裝海商集團”。
  而在當前中國因為農村土地問題而造成的群體性事件中,廣東省大部分是發生在潮汕地區。如何結合本地情況妥善處理這些內部矛盾,而不是標籤似的簡單粗暴處理,是政府人員需要細思的。
  無政府主義在文人中的體現更傾向于自娛自樂,在自己的小園地裏,鑽入故紙堆,怡然自得,有時表現的倒更像個隱士。他們不像如客家和廣府的文人那樣樂意從政喜歡隨意評論。
  總之東方猶太人這頂光環其實對於潮州人而言是一份沉重也是一種鞭笞,這需要他們以不斷努力交出更好試卷來化解未來可能遇到的險情。
性格特點
  特殊的地理因素培養了他們拼搏、務實、精細、迷信等特點。畢竟天災不斷,地少人多,你不拼搏不務實不精耕細作就沒飯可吃。故潮州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是”種田如繡花“,這也是解放後各地爭相向潮汕老農學習耕作方法的緣由。從精耕細作外延到其文化等方面,舉例說明,食客熟知的潮州牛肉丸本來自客家,但牛肉丸到了善吃懂吃的潮人手中,便在精巧的手藝中變成一道與往不同的潮汕美食。
  他們總會精心打點自己的每一寸土地,以當中的大縣普寧為例,普邑為潮州八邑之一,屬非沿海縣,其1620平方公里的面積在中國沿海各縣偏中,但230萬人口足以讓這縣級市高居全國榜首,境內雖有肥沃的練江平原,但普寧畢竟多山丘陵,在地少人多的情況下如何發展經濟,遍觀普甯解放至今六十年,其發展特點是:低山丘陵種水果,於是普寧早在60年代便成了中國六大年產百萬擔水果的大縣之一,中國水果之鄉閃現著耀眼皇冠,普寧潮人以商業為主注重多元發展,其商界翹楚、文藝巨匠、政壇精英等皆人才濟濟。普甯是因較居內陸而如此精細打點其江山,那再擴至整個潮汕層面上看,潮陽、澄海較之普寧更是地少人多,但兩邑沿海,於是便向海取財(材),以至於今日潮陽、澄海等縣海產品及海製品如此鮮美精細,而在颱風等災難的脅迫面前,這些縣邑的商界奇才及科壇巨匠又是最突出的,再觀海陽、揭陽、饒平等縣邑,由於多遺留人文古跡等原因,這類縣邑則是以儒雅的文藝才子見著。

當代潮人
  承上所述,事實上,走出他們團結的方陣,細分地域看潮汕我們會發現,潮州人還以榕江為界限,南北分出兩種不同性格的人群。
  就以現當代潮人而言,榕江以北的潮州人,如潮安,汕頭,澄海,揭西,饒平,揭陽、豐順等縣市。耕土文化的影響顯著一些,他們的語言也相對細膩婉轉,性格溫文爾雅,相應的,其性格相對保守,有時顯得不夠大氣。以潮安人為代表,潮北大文人學者輩出,其如當代首屈一指的國學大師饒宗頤,當代大學者、北大中文系主任陳平原,嶺南大詩人曾習經,著名作家許地山,當代著名教育家、哲學學家、歷史學家杜國庠,當代著名學者洪子誠,國畫大師楊之光,畫壇壽星孫星閣,著名學者羅宗強,嶺南詞宗詹安泰,現代中國唯一真正哲學家趙汀陽,散文大家秦牧,文妖哲學家張競生,香港四大才子之不羈才子蔡瀾,當代著名劇作家郭啟宏,被歷史所遺忘的第三種人楊邨人,著名經濟學家許滌新,著名畫家黃獨峰,著名地質學家楊遵儀,當代著名學者羅宗強,當代著名學者饒芃子,國畫大師許欽松,著名雕塑家唐大禧,著名舞蹈家陳翹,著名畫家林墉,當代著名翻譯家梅益,當代歷史學家陳春聲,當代語言學家林倫倫等名家數不勝數。其他在本土一直默默耕耘保育潮州文化的學者文人也是很多,如戲劇名家姚璿秋,潮學界學者孫淑彥,潮劇界學者林淳鈞等等。
  而榕江以南的潮州人,如潮陽,普甯,惠來及海陸豐,海洋文化的影響相對顯著一些,故語言相對粗重,而隨之性格也較豪爽大氣,講究義氣。其粗獷豪邁的英歌舞便是在這樣的土地上培育出來的,再加上古時潮普一帶民風剽悍,他們是香港所謂“潮州怒漢”的原型(當然這其中民風更為剽悍的海陸豐人也貢獻了不少力量,如海陸豐人占多數的香港黑幫新義安。)這種怒漢性格更多時候表現為不畏強權,敢於拼搏,另外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條。這種氣魄易造就許多的悲情英雄,如中共英烈楊石魂、抗日名將翁照垣、保釣英雄陳毓祥、農民革命領袖彭湃等。他們也是外人所謂的“潮州大男人”的原型,不過這種大男人更多時候表現為對家庭的負責以致獨斷而帶來悲情。膾炙人口的新加坡電視劇《潮州家族》就很好的反映了大男人小男人大女人小女人種種悲情的愛恨情仇。與此相對來說也多出巨賈大商人,如鞠躬盡瘁、山高水長的華僑領袖莊世平,麗新集團總裁林百欣,泰國京華銀行創始人鄭午樓,泰國首富黃子明,金獅集團總裁鐘廷森,香港鷹君集團創始人羅鷹石,新加坡大華銀行創始人連瀛洲,里安集團總裁羅康瑞、國美創始人黃光裕,茂業集團總裁黃茂如,騰訊集團總裁馬化騰,163創始人張靜君,世界糧食大王張錦程,僑鑫集團總裁周澤榮,香港大亨陳偉,香港工商銀行、泰華銀行創始人,泰中促進投資貿易商會主席李景河,香港彩星集團陳大河,新恒基集團總裁黃俊欽,香港四洲總裁戴德豐,新加坡金味總裁莊坤平,康美集團總裁馬興田,鱷魚大王楊海泉,益豐集團總裁林世鏗,晨光筆業總裁陳升平,泰國“影業大王”辜炳標,香港日豐、歐亞機器工程、高中地產、北京金業畜產董事主席倪少傑,法國零售業巨頭陳氏兄弟,等等不勝枚舉。而科學巨匠也非常顯眼,如僅潮陽一邑就有吳國雄、陳運泰、林尊琪、鄭儒永、馬大猷、周國治、郭予元、周福霖、佘畯南、唐希燦、范上達、郭慕孫、林勵吾等十三位兩院院士,以及劉遵義這樣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林垂宙這樣的外籍院士。
  當然這只是一種籠統的分析,像榕江以北也有李嘉誠,陳弼臣、蟻光炎,謝易初,謝慧如,謝國民,楊授成,陳偉南,李東生,楊啟昭,楊賢足,梁國湛等商業巨賈,而榕江以南也有方漢奇、鄭正秋,蔡楚生,羅銘,陳小奇、鄭壽麟,馬思聰,賴少其、吳齊、郭任遠、鐘敬文、李銳俊、許淺林、方楚雄、許南明、陳紹榮、陳政明、方土等藝壇或文壇大師。潮汕人傑地靈,有著其獨特充滿魅力的潮州文化,而其光榮與夢想則需要各位潮人一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