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潮商会

加拿大潮商会


地址
250-8260 Granville Avenue,Richmond BC V6Y 1P3
電話:
001-604-370-1828
E-mail:
canadachaoshang@gmail.com

潮汕人文

粵港 | 缺水的廣東,為什麼把最好的水給了香港?

作者:时间:2019-08-20

今天,香港人喝的每10杯水裡,

 

有七八杯來自內地的供應。

 

每一次提到供港話題,

 

都容易引起口水仗。

 

有內地朋友說,

 

香港一直是靠內地“供”著。

 

有香港朋友說,

 

這都是香港人真金白銀買的。

 

淡水,就像一座城市的血液。

 

作為一種稀缺性戰略資源,

 

每一滴淡水的背後,

 

都有一連串複雜的政治。

 

供港,從不是一筆生意。

 

 

 20190820_115613_000.jpg

 

 

 

 

 

 

 

 

 

香港,天生缺淡水。

 

這座三面環海的城市,

 

沒有大江大河,沒有豐沛地下水。

 

降雨充沛,集中春夏,

 

一轉眼,流到海裡。

 

 

 

1962年秋至1963年夏,

 

香港遭遇百年大旱。

 

飛機撒乾冰造雨,沒用。

 

信眾開祈雨法會,沒效。

 

想著挖地鑿井,

 

出來的不是水,是泥漿。

 

香港水庫的所有存水,

 

只夠350萬人飲用43天。

 

 20190820_115613_001.jpg

 

 

 

 

港英當局嚴厲“制水”(粵語:限時供水),

 

每天供水4小時。

 

白天,香港人不是在取水的路上,

 

就是排在取水的隊伍裡。

 

當時一份叉燒飯5分錢,

 

一桶水卻要5塊錢。

 

為了保證能喝水、洗澡、洗衣,

 

一家人經常輪流停工停學。

 

在用水量大的建築業,

 

有些地盤不得不用海水來混凝沙石,

 

這就是60年代獨有的“咸水樓”,

 

危害樓房品質安全,影響至今。

 

制水是一代香港人的噩夢,

 

沒有水,近乎絕望。

 

 20190820_115613_002.jpg

 

 當時香港人夏天洗澡,甚至一盆水全家輪著用。

 

/ 紀錄片《東江之水越山來》。

 

 

 

 

 

 

 

 

 

 

 

 

香港水荒不是一朝一夕。

 

早在1920年代,

 

英國就想過從中國大陸引水。

 

這塊彈丸之地,夾在中英之間,

 

也夾在冷戰兩大陣營之間。

 

一想到背後的政治角力,

 

英國人想想也就罷了。

 

1960年代的大旱,

 

逼著英國人把民生放在政治之上,

 

找北邊的廣東省商量供水的事情。

 

香港商會和港九公會等各界紛紛寫信,

 

請求北京伸出援手,給香港同胞供水。

 

 

 

 20190820_115613_003.jpg

 

 

供水,還是不供?

 

這是個政治問題。

 

 

 

當時中蘇關係也在惡化,

 

中國處在內外交困的時間,

 

但都不願意放棄香港同胞。

 

1963年底,時任總理周恩來親自批示:

 

“各地凡有可能,

 

對港澳供應都要負擔一些。”

 

中國承擔全部工程的設計、修建

 

和全部工程費用,約合人民幣3584萬元。

 

跨越意識形態的阻隔,

 

東深工程正式拍板。

 

 

 

20190820_115613_004.jpg 

東深供水工程示意圖。圖/香港水務署

 

 

 

這個供水工程的重點,

 

是在東莞橋頭鎮的東江邊取水,

 

通過人工河道和抽水站,

 

讓河水抬高46米,

 

再改向倒流到深圳水庫,

 

最後輸送到香港。

 

整個工程相當於建一座大滑梯,

 

高差四五十米,跨度83公里,規模浩大。

 

英國水利專家曾到沿線勘探,

 

撂下過狠話:工程完工至少要三年。

 

 

 

 

東深工程的工地。

 

 

 然而,香港的旱情,

 

等不了3年,甚至1年都太久。

 

物資極度短缺的年代,

 

中央要求鐵道部優先運“東深”的物資。

 

廣東省調派2萬多名民工,

 

每天24小時不間斷施工。

 

經歷了6次颱風、暴雨和洪水,

 

最終僅用了11個月,

 

就搭建起這條供港“生命線”。

 

 香港 (6).jpg

 

 

跨江輸送東江水。

 

 

 

196531開始,

 

東深工程正式啟用,

 

內地向香港供應的淡水,

 

占當時香港全年用水量的2/3

 

大大緩解了水荒。

 

在東江水供港的同一天,

 

紀錄片《東江之水越山來》在港上映,

 

播放結束,觀眾會站立鼓掌。

 

這部民心所向的紀錄片,

 

成為60年代香港票房最好的電影之一。

 

 

 

 

 

 

 

 

 

 

 

 

六七十年代,

 

香港經濟迅速起飛,

 

香港人口突破了400萬。

 

這也意味著城市需要更多的淡水。

 

1965-1978年,

 

港英當局要求內地增加供水。

 

為了滿足香港需求,

 

東深工程進行了4次大規模的擴建,

 

工程的錢都是中央政府出,

 

沒跟香港要錢。

 

 

 

 香港 (7).jpg

東深供水封閉管道和曾經的供水通道石馬河並行。圖 / 王俊偉

 

 

 

 

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

 

內地最初只向香港象徵性收取水費,

 

每立方米0.1元,持續13年沒漲價。

 

直到1978年改革開放後,

 

水費微調至0.23元,

 

這才改善水費過低的現象。

 

 

 

上世紀70年代,

 

東江水僅占全港用水不到3成。

 

港英當局擔心內地以“水”欺港,

 

於是拼了命努力搞基建。

 

當時修了兩座大型水庫和一座海水淡化廠,

 

都是當時世界頂級的。

 

規劃理想是一邊留住雨水,一邊轉化海水,

 

好實現真正的喝水自由。

 

 

 

 香港 (8).jpg

香港萬宜水庫,是全港儲水量最大的水庫。

 

 

 

不過,這些大工程都有一個大bug

 

那就是“貴”。

 

修一座水庫的花銷,

 

占到港英當局近1/3的財年預算。

 

當時海水淡化技術並不成熟,

 

燒石油煉海水,約等於燒錢。

 

水,作為經濟民生的基礎保障,

 

不能單純用錢來衡量。

 

 

 

 香港 (9).jpg

香港小欖樂安排海水淡化廠在1975年啟用,規模曾是全球最大的。運營7年後,海水淡化廠關閉,現在廠房用來做跳蚤市場和影視基地。

 

 

 

 

 

 

 

 

 

 

 

 

香港回歸的事情敲定後,

 

港英當局放棄燒錢換來的倔強,

 

關停了燒錢的海水淡化廠,

 

大大增加內地供水量。

 

如今,香港居民喝到的水,

 

至少有七成來自東江。

 

 

 

這些水,不是內地白送香港的。

 

香港每年向內地交一次水費,

 

水價會隨著物價成本而調整。

 

今年,東江供過去的水,

 

總價為48.7億港元,

 

平均每立方米5.5港元,

 

明年將漲價約7%

 

達到平均每立方米5.8港元。

 

香港一直有人拿東江水,

 

和新加坡引入的大馬水相比較,

 

認為供港水“太貴了”。

 

 

 

 香港 (10).jpg

新加坡魚尾獅。圖 / 視覺中國

 

 

 

新加坡獨立前夕,

 

和馬來西亞簽署了供水協定,

 

長達99年。

 

馬來西亞賣給新加坡的生水,

 

每立方米約0.25元人民幣。

 

這價格看似非常便宜,

 

但卻有很多隱藏收費。

 

兩國之間的輸水管、抽水系統、

 

氯水設備、人力資源等,

 

都由新加坡埋單。

 

過去幾十年,

 

馬來西亞都揚言要漲水費,

 

近兩年還嚷著漲100倍。

 

哪個夏天雨下得少,

 

或者馬來西亞換領導人,

 

新加坡人就要擔心斷水。

 

 

 

相比之下,

 

東江供水實在love & peace

 

供港設施和場地都由內地掏錢,

 

香港人只要為買水掏錢,

 

也不用擔心一覺醒來突然沒水喝。

 

儘管水來自內地,

 

但內地並沒想抓著香港的水龍頭,

 

用資源來要脅操控。

 

 

 

 

 

 

 

 

 

 

 

 

東深工程初建的年份裡,

 

受旱災所困的除了港島和九龍,

 

還有整個南粵大地。

 

寶安(深圳前身)全縣無雨,

 

造成水田龜裂,河流乾涸,減產73萬擔。

 

同樣鬧水荒,水先供給香港。

 

1991年,廣東秋冬春連旱,

 

東江水位降到建國以來的最低點,

 

難以同時供水給東莞、深圳和香港。

 

這一次,水也是先供給香港。

 

深圳人看著自家水庫裡存著水,

 

自己卻用不上,那心情請自行體會。

 

 

 

 香港 (11).jpg

20048月,廣東北部山區3市遭受自1963年以來最嚴重的旱災。圖 / 新華社

 

 

 

這些年,為了保證供港水的品質,

 

沿線地區放棄許多經濟發展的機會。

 

在東江源頭的江西省尋烏縣,

 

數十年如一日,堅守封山禁令,

 

種柑橘的果農都要改種闊葉林。

 

 

 

往南走,到粵北河源。

 

市政府當年忍痛關閉新豐江水泥廠,

 

直接導致400多名職工下崗。

 

新豐江水庫區,

 

前後拒絕500多個耗水大的項目,

 

累計投資超過600億。

 

站在山上眺望,整個萬綠湖滿眼青翠。

 

然而,庫區邊上的人家卻不能靠山吃山,

 

在庫區裡種地和養鴨都是被絕對禁止的。

 

 

 

 香港 (12).jpg

新豐江水庫,又名萬綠湖,是東深工程的主力水庫。圖 / 中新社

 

 

 

哪怕被港英政府暗暗捅刀,

 

哪怕付出沉重的經濟發展代價,

 

廣東依然堅持向香港供水,

 

就因為“同胞”這兩個字。

 

2017年底,

 

累計對港供水240億立方米,

 

相當於搬運了1個半洞庭湖的水,

 

占香港總用水的3/4

 

 

 

 

 

 

 

 

 

 

 

 

1997年,香港變了,

 

由一個殖民地成為中國特別行政區。

 

它不再是借來的時間和空間,

 

而是700多萬香港市民的家園,

 

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1世紀,內地也變了。

 

與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

 

早已成為人口過千萬的超大城市。

 

珠三角超越日本東京,

 

成為世界人口和面積最大的城市群。

 

 

 

 香港 (13).jpg

深圳。圖 / 視覺中國

 

 

 

為缺水煩惱的,不單是香港,

 

還有正在飛奔的珠三角。

 

東江流域是珠三角四千萬人的重要水源,

 

 

覆蓋廣州、深圳、河源、惠州、東莞等市。

 

儘管這些區域經濟發達,

 

但人均水資源卻常年緊缺,

 

僅僅是全國人均的1/3

 

為了協調實際的用水需求,

 

2008年開始,

 

廣東省內的東江水進行了重新分配,

 

惠州每年獲得25億立方米、

 

東莞21億、深圳17億和廣州14億。

 

 

 

改革開放後,

 

香港老闆陸續將工廠搬到珠三角。

 

本地工業減少,工業用水也大幅減少,

 

流進香港的東江水一度超過計畫需求。

 

看著珠三角城市對東江水的渴求,

 

香港自覺做一個通情達理的好兄弟,

 

每年需求從11億立方米,

 

減少到8.2億立方米。

 

 

 

除了水資源,香港與內地也會互幫互助。

 

2008年,廣東遭受冰災,電力供應不足,

 

香港超越原定的合作協定,

 

緊急向廣東送電,

 

緩解了廣東的用電需求。

 

2015年,深圳發生山體滑坡,

 

損壞了輸氣管道,

 

影響了香港青山電廠供氣發電,

 

當時,廣東“不做任何盈利,

 

不講任何價錢”向香港供電。

 

 

 

 香港 (14).jpg

2008年的冰災,幾乎癱瘓了大半個南中國。

 

 

這些年,對於東江供水,

 

內地和香港不是單純的金錢關係。

 

跨地域供水,

 

跟人們在店裡買瓶裝水不一樣,

 

裡面牽涉的關係千絲萬縷。

 

如果把東江水,

 

純粹看作內地給香港的恩惠,

 

那麼香港恐怕白交了半個多世紀的水費。

 

如果說東江水是香港自己埋單,

 

那麼沿線城市的默默付出都被嚴重忽略。

 

一家人,其實很難算清一分一毫,

 

兄弟之間實質的幫助,

 

比爭吵誰是誰的恩主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