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潮商会

加拿大潮商会


地址
250-8260 Granville Avenue,Richmond BC V6Y 1P3
電話:
001-604-370-1828
E-mail:
canadachaoshang@gmail.com

潮人資訊

莊禮祥:吳南生吳老是我最敬仰的老前輩

作者:时间:2019-07-29

20053月,老舍先生潮汕行43年之後,吳南生揮毫書寫老舍先生的詩,贈與莊禮祥,希望他繼續推動潮汕文化的發展。圖為莊禮祥展示吳南生的作品。

潮团.jpg

吳南生,一個值得銘記的名字,他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曾負責籌辦深圳、珠海、汕頭三個經濟特區,兼任廣東省經濟特區管理委員會主任,還兼任過中共深圳市委第一書記、深圳市長。1985年後為廣東省第五、六屆政協主席。

41016時,96歲高齡的吳南生在廣州逝世後,各界人士以不同方式表達思念之情。原深圳市委副書記莊禮祥接受中新網記者獨家專訪時,吳老多年以來對他教誨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

誨人不倦的長者

今年72歲的莊禮祥曾擔任過惠州市副市長、湛江市長、中共汕頭市委書記、深圳市委副書記、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等職務。他和吳老相識於上世紀80年代,那時,莊禮祥擔任行政區劃調整前的惠州(縣級市)市委書記,還不到40歲。自認識以後,他每年都會上門拜訪吳老幾次。

潮2.jpg

吳南生送給莊禮祥的有關“潮汕七日紅”的資料

莊禮祥說,吳老是我最敬仰的老前輩。他的思維敏捷,才思如湧,愛恨分明,和藹可親,而且很幽默。每次見面,我都會留足時間聽他講,他一講起來就滔滔不絕,有時會談上幾個小時,連吃飯的時間都忘記了。吳老講中國傳統文化,談做人的道理;講康梁變法,談對改革開放的思考……

 

在交談過程中,莊禮祥感覺吳老就是一位誨人不倦的長者,一位充滿智慧的智者。他說,吳老知識淵博,又很有親和力,我從他的談話中收穫很多。臨別時,吳老還常常會把一些學習資料送給我,這些資料,至今我都珍藏著。

 

和吳老一起背誦《岳陽樓記》

 

對於年輕的從政者,吳南生在給予鼓勵的同時,更多的是借古喻今加以提醒。

 

莊禮祥說,吳老非常關心我的工作,從惠州到湛江,從汕頭到深圳,吳老的教誨是潛移默化的。記得有一次談起《岳陽樓記》,吳老開始背誦,莊禮祥也和他一起背,而吳老最後要突出的就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莊禮祥感歎道,吳老的教誨不是說教,而是循循善誘,是在有意無意地教育引導。

 

吳南生喜愛蓮花,在和莊禮祥的交談中,也多次談到北宋周敦頤的《愛蓮說》。他說,蓮花品格堅貞,做人也要像蓮花一樣潔身自好,保持心靈的“純”和“靜”。在他89歲高齡時,還寫了《其心如蓮》橫幅送給莊禮祥。

 

莊禮祥說,吳老通過對蓮花的讚賞,表現出他高尚的情操。吳老曾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有些現象即使你一時無法改變,也不要隨波逐流,要保持自己的底線。

 

這些教誨讓莊禮祥感到,無論做人還是做官,都要有榮譽和尊嚴。榮譽就是為民做好事,能夠得到民眾的肯定;尊嚴就是要對法律有敬畏之心。要保持自己的尊嚴,守住自己的底線。只有守得住底線,才可能有做人的尊嚴,守不住底線,什麼尊嚴都沒有了。

 

弘揚傳統文化

 

吳南生也是個有很深造詣的文化人,他生前一直致力推動潮汕文化的傳承和發展。他曾說,潮汕文化保留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很多精華,比如說潮州話中古漢語成分保存得最多,潮州音樂和潮州戲曲,也比較完整地保留著漢唐韻味。他說,觀眾看不懂潮劇,可以加上字幕。他還推動了幾百部潮劇的整理昇華錄影出版,潮劇文化基金的成立和發展。

 

從吳南生的講述中,莊禮祥還瞭解到,老舍先生也對潮汕文化非常青睞。1962年,老舍先生曾在吳老陪同下到汕頭看潮劇聽潮樂,當時,老舍先生賦詩一首,表達興奮的心情。詩中寫到:莫誇騎鶴下揚州,渴慕潮汕數十秋。得句馳書傲子女,春宵聽曲在汕頭。

 

這段往事,鮮有人提及。20053月,在老舍先生潮汕行的43年之後,吳南生揮毫書寫老舍先生的詩,專門贈與曾任汕頭市委書記的莊禮祥,希望他繼續推動潮汕文化的發展。

 

推動大亞灣開發

 

1988年後,莊禮祥在升格後的惠州市擔任副市長。當時惠州改革開放如火如荼,惠州當地希望通過大亞灣的開發建設,帶動當地經濟社會的發展。然而,對剛剛設立不久的地級市來說,大亞灣這樣規模龐大的開發工程,僅靠惠州自己的力量,困難著實不小。

 

1991年秋天,當時兼任大亞灣開發領導小組組長的莊禮祥陪同吳南生專門到大亞灣視察,又逢惠州大亞灣經濟發展戰略研討會結束不久,莊禮祥把惠州市政府綜合與會專家提出的意見建議所形成的報告,請吳南生轉交給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謝非和省長朱森林,該報告陳述大亞灣發展中需要解決的一些問題,並希望得到省裡和國家的政策、資金、專案等多方面的支援。

 

吳南生對這份報告非常重視,他不僅給謝非打電話說明情況,還親自寫了一封兩頁紙的信件給謝非和朱森林,摘取報告的三個要點,希望在投資、稅收、建立海關等多方面對大亞灣實行優惠政策。

 

事後,吳南生還專門復函給莊禮祥,告知他對所托報告一事的處理過程,希望大亞灣工作能夠有新的進展,並附上給謝、朱所寫信件的影本。

 

如今的大亞灣基本形成了以石化產業為龍頭,電子、汽車零部件、物流等多產業齊頭並進的濱海新城。這對吳南生來說,也是最好的告慰。

 

提議建設“潮汕七日紅公園”

 

1927923日至30日,“八一”南昌起義失敗後,起義部隊在周恩來、朱德、賀龍、葉挺等的率領下南下廣東,進駐潮汕地區,發動民眾、開展武裝鬥爭,建立了紅色政權,提出了“實行土地革命”“一切權力歸工農”等口號,使窮苦大眾看到了希望。紅色政權雖然僅存七日,但是點燃了潮汕地區革命的烈火,這段歷史被稱為“潮汕七日紅”。

 

1998年初,莊禮祥在汕頭任市委書記。吳南生建議汕頭建立“潮汕七日紅”公園,並將自己搜集到的兩份資料交給莊禮祥。吳南生說,這段歷史在潮汕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建立紀念公園,可以讓民眾更好地緬懷自己的子弟兵,紀念這個光輝的日子,也能讓年輕人記住過去,更好地建設新潮汕。

 

莊禮祥說,“潮汕七日紅”公園如今不僅是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還是國際文化交流基地和藝術啟蒙和藝術教育基地,潮汕民眾在分享先輩創造的美好生活的同時,也記住了吳南生--這個潮汕大地的兒子。